太阳集团贵宾网站官方

关于太阳集团 About Community

雅生活


诗化的教育——西岭雪 作家,红学,编剧

主题:诗化的教育

嘉宾:西岭雪   作家、红学家、编剧 

主题介绍:

诗心即童心,诗心即灵心。我们写诗,要与文字相亲;写景,要与自然相亲;写事,要与世界相亲;要写出自己真心所思所想,写自己要说的话,而不是盲目重复别人的话。

今天的成年人,常常说着一些自己也不懂得的大道理,乍听上去好像特别有道理,但深究下去会发现言语无味,不知所云,这也是一种失去童心的表现。所以诗词是一种童子功,只有在童心依然、心如明镜的时候去学它,才会更深地体味诗情,培养诗性,打开诗灵,领会诗韵。正如王国维所言:“阅世愈浅,性情愈真。”所以诗词教育一定要从小开始。 

嘉宾介绍:

西岭雪,作家、红学家、编剧,原名刘恺怡,作家、红学家、编剧、西周私塾创办人。著有长篇小说、散文、游记、红学专著、人物传记等七十余部,代表作有长篇小说“大清三部曲”、“西续红楼梦”系列、“西望张爱玲”系列等,影视戏剧代表作有昆曲《宝黛红楼》、舞台剧《寻找张爱玲》、秦腔《再续红梅缘》等。大多作品同时拥有繁简体不同版本,远销海内外华人圈,被国内媒体誉为“女性红学第一人”,被台湾媒体誉为“当代张爱玲”,是作家学者化的代表人物。

 

▼ 正文 

西岭雪:大家好!很高兴在这里分享。这种在线讲座是第一次,通常的交流都是有问有答的,现在我一个人自说自话,觉得好奇怪。所以,请大家先看一段视频,后面的交流,我们可以互动起来!这是电视台关于我和我的诗性教育的专访视频片段。

 微信图片_20171207110435.png

 视频图片

很多学生写不好作文时,家长会觉得是因为读书少,词汇量太少。这固然是一个原因,但更基本的原因却是:孩子学会了一些字和词,但不习惯使用它们,对文字缺乏亲近感,操纵力,写字跟搬石头一样艰难,那又怎么写得好作文呢?如果能与文字作游戏,作文如同下棋一样,把所有的文字都像棋子般移来挪去,恰如其用,作文自然就变得简单了。

古时候的启蒙教育就是对课与写诗,是从基本的天对地雨对风开始,到写对联,做五七言格律诗。但是现在的很多文学专业的硕士生博士生都弄不懂什么是平仄,押韵,粘对。这是很悲哀的事。

古人采用对课作为孩提的启蒙功课,为的就是自小教会孩子这种与文字做游戏的本领;而今天的教育则侧重于分段、提炼主题思想,无疑是教孩子搬石头,自然就让学生对文字有畏难情绪了,可谓事倍功半。

现在的成年人因为自己不会,不懂,就以为写诗是多么难的事,是离生活很遥远的事。但实际上对于八九岁的小孩子来说,却是可以在几天内就掌握的本领。而小孩子一旦掌握了写格律诗的本领,学会了同文字做游戏,那就不光是语文成绩迅速提高,而是整个思维方式都被打开了。

“风吹杨柳动,雨润桂花开。人在画中立,诗从梦里来。”这是一个八岁小女孩写的,只学了三天后的作品。因为上期我们的课程开在郴州安陵书院,她住的院子门口就是一株桂花树。我们每天在园子里上课,写诗,听昆曲,就像做梦一样,她先是说出要写的内容,用大白话讲清楚,我再一点点引导她写成诗,让她自己检查平仄韵脚,诗就出来了。

古时候的读书郎,是有书香气的。现在的学生,则只是苦差。我们改变不了教育现状,但是可以添补一点教育空白。一面补充了应试教育没有的诗性教育,另一面也以诗性教育来辅助学生更好地应试。我想通过这些努力让大家知道,学习诗词非但不是不务正业,反而是对学习成绩的最好帮助。

而且诗史就是一部中国简史,从西周的诗经到战国的三曹,从唐诗宋词到元曲昆曲,文化发展与历史政治绝难分开。

宋朝时,经济、科技、工商业的发展都得到了空前的发展,远超之前的任何一个朝代。尤其是印刷术的出现,对于文化的传播与推广极为有利,书院讲学蔚然成风,较之春秋时的“百家争鸣”,魏晋朝的“玄学清谈”,宋朝书院讲学的“求同存异”更为文明圆融。有记载说,宋代有书院711所,以江南为多。江西224所,浙江156所,而整个北方仅有19所。想象下,那时候的文化发展该有多么鼎盛。

宋末,蒙古人大举入侵江南,南宋军民拼死抵抗,超过80%的北方人口被屠杀。有记录说,北宋末年,中国北方本有4500万的记录人口,宋亡之后,只余下不足700万,几乎每个城市都有屠城的惨痛经历。可是那时候的汉人极有气节,以岳麓书院为例,蒙古军攻战长沙时,数百名书生以书匣桌椅为武器,全体壮烈战死,无一人投降。崖山之战,十万军民蹈海自沉。宋亡后,华夏沦入游牧民族之手,忠臣义子死伤殆尽,元气尽失,中国传统文化奄奄一息,遂有“崖山之后无中国”之说。

崖山之哀,不只是政治的改朝换代,更是文化的灭顶之灾。宋之战,把中国人的 脊梁打断了,中华文化于此腰斩,汉家文明与汉室江山一同经历了中国历史上的第一次亡国。

宋词之后,格律这回事渐渐淡默,明朝的昆曲算是借尸还魂回光返照,但比从前是不行了。到了今天,走在街上抓个大学博导问他什么是粘对,什么是孤平,他会瞠目以对。可是这在从前,只不过是六七岁蒙童的功课。所以我会借助一切机会呼吁人们唤回诗性的教育,不能让老祖宗传下来的那些玩意儿就这么败光了。现在很多人以为把七个字凑在一起,凑足四句,随便押个韵,就叫诗了。连国家领导人都这么糟蹋诗,太让人捉急了。

 

塾亲 雷茜 物联天下运营副总:请老师讲讲你是如何教孩子的?

西岭雪:五天课程,第一天教对课,简单说就是对联,学会什么是词性、平仄。当天作业就是我出上联,学生对下联。学会对联了,第二天学押韵与粘对律,作业是绝句一首。第三天开始教对仗,直接对应到作文中的排比等修辞方法,作业是律诗一首。第四天讲意境,以王国维《人间词话》为底本,重点是训练作文的情景交融描写,所以作业就是一篇大作文。第五天从西周的诗经到明清的昆曲完整捋一遍,顺便爱国主义教育。第六天上午是赠送课程,再次提炼这几天讲过的有关作文的技巧要点,然后现场一个小时考作文,必须完成我指定的五大修辞方法。

我的学生最小是小学二年级,没上限,从小学生到大学博导都有。每期都有那么几个博士生、硕士生来跟着孩子一起培训,但是往往到了第三天就被孩子落下了。一天三小时课程,但他们的作业常做到深夜。倒是从来没有一个人脱课。这是第二期课程的作业展示。

  

塾亲 崔春兰 三胞集团执行副总裁:为什么成人学习的速度不如孩子们?

西岭雪:成年人思维定式太厉害了。别说成年人,高中生都慢。常有高中生跟我说:“老师你讲的我都能听懂并且记熟,可是每次提问都反应不过来。”比如最简单的第一天课程,我从一字对到两字到三字,说到“红灯笼”时,小孩子对得很好,高中生已经不行了,成年人没一个对得上来的。你问“最佳学习写诗的年龄是几岁”,从这半年的教学效果来看,最佳年龄是十到十五岁。


塾亲 张裕增 桃行科技HRD:老师,能讲讲对对子的方法吗?

西岭雪:简单说,对对子就三条规律“字数相同,词类相近,平仄相反”。群里试下,红灯笼,大家对下看看。(回答:绿衣衫)从字面上可以,但是对“绿衣裳”更好。因为灯笼的笼是修饰灯的,衣衫则重在衫。再比如,红玫瑰,对什么?(回答:绿柳叶、白玉兰、白海棠、白梨花、白茉莉)玫瑰不可拆分,柳叶是副正结构,梨花两个字可拆。玫瑰的偏旁完全一致,必须成词组,所以对句也要一样。你这个还好,不明显,比如有学生对白纱帐,就是错的,因为纱是形容帐的,但改成白帐篷就合理了。但是我出个花,你仍然对个花,意境不够好,思路没打开,再想想。如果这里有个小孩子,他就会告诉你白蝴蝶,绿蜻蜓,诸如此类。如果我问他为什么是白蝴蝶,他会告诉你因为红玫瑰吸引了白蝴蝶,这就叫诗性与灵心。这就叫意境。

 

塾亲 雷茜 物联天下运营副总:你如何启发学生的呢?也给我们启发一下。

西岭雪:小孩子不需要启发。他们平时只是欠缺环境,其实诗是最接近天性的东西了。我三期班里不小心收进了两个自闭症儿童,本来挺郁闷的,可是后来发现诗词教育对他们比任何教育都有效。现在我成义工了,每晚要抽一个多小时在线通过微信群听两个小孩子念诗,通过他们念诗来引导他们正常交流。如果今晚不是这个在线工作,就又去听孩子念诗了。

 微信图片_20171207110347.png

其中有个稍微严重的,上课时常常满地爬着,完全不能跟人正常交流,我以为他不可能学到任何东西,可是他一见到我就说:平仄相反。然后我观察到他迷恋手机,于是课程结束后跟他妈商量让他通过手机跟我交流,果然他敢回答问题了。现在每天听他读诗,他读的韵律感特别好,有时候还会唱出来。我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:诗心即童心,诗心即灵心。诗是人骨子里头的东西,在还没有格律之前,从西周时期,诗经就是劳动人民的自发创作,因为那时候的人太本真了。

还有个小女孩是好动症,静不下来,我也是每天让她妈妈教她读诗,也不用背,就是一遍遍读到音韵分明就行。已经一个星期了,现在她已经主动多了,每天录了声音放给我听,我开始命题说:那你今天晚上帮我找一首写月亮的诗。再不就:你觉得哪首诗送给我最合适,在千家诗里翻一翻,念给我听。然后再问她为什么要选这首诗?不要管她答对还是答错,重要是她肯静下来思考,就是进步。大家也可以用这方法去训练自己的孩子,总比我训练特殊儿童容易吧。只要你们愿意。

 

塾亲 崔春兰 三胞集团执行副总裁:请介绍几本教孩子读诗、写诗的书吧!

西岭雪:《笠翁对韵》,王力的《诗词格律》,《千家诗》,王国维《人间词话》。这几本是必备读物。不过所有的大人请别指望自己弃疗的时候,孩子可以一夜成才。大人一定要跟孩子共同成长!诗词教育从孩子会说话就可以开始了,写诗则要从学写字开始。

 

塾亲 崔春兰 三胞集团执行副总裁:老师办的国学班在哪个城市?

西岭雪:我是只办寒暑假,全国招生的。每年寒暑假时选取山水园林加古典书院开课,五天正课,半天赠送。

 

塾亲 孔凡草:老师,请问,现在孩子的作文长篇大论依旧不知所云,但古诗却非常精炼,比如“一去紫台连朔漠,独留青冢向黄昏”,一句就写出一生。那我们平时怎样培养孩子这种能力呢?现在有本叫《唐诗素描》、《宋词素描》的书,管用么?

西岭雪:这真不是一句话可以讲完的。如果简单回答呢,在诗词课上第三天教律诗时,会讲到起承转合的用法,也就是今天的作文了。律诗八句四联,首联颔联颈联尾联,分别起的作用就是起承转合。所以学好写诗,作文真是小菜一碟。比如不会写景的孩子,最佳方法是读王维诗,因为苏轼说过:王摩诘诗中有画,画中有诗。读王维五言绝句,把人家二十个字揣摩透,改写成五百字。练习两三次就迅速提高了。再如只会写流水帐的孩子,先训练口头作文,一句句问细节,抓住细节描写几大要素,让他描述清楚,然后重写作文。高三生如果作文好,就训练创意性;如果作文不行,就主攻议论文。因为议论文有套路,完成步骤至少可以保命。


— END —